寨上 / 人文  / 正文

【光阴故事】湖南妹子----回娘家~~

出处: 作者:

  很小的时候,总向往远方,所以,那条不起眼的山路,寄托了所有的梦想,不管春夏秋冬,总是早早起床,日复一日穿梭在那条蜿蜒崎岖的盘山路上。


  长大后,尽力去找寻梦中的远方,见到了诗画里的小桥流水人家,路过七彩云南,穿过紫禁城的层层宫门,登过蜿蜒的长城,踩过柔软的沙滩,捧过湛蓝的海水,走过风雨边城,爬过风雪里的南岳,看过牛羊成群见过花开成海,也曾在盛开的樱花下喜笑颜开,在天涯海角细数大海的波澜壮阔,在云雾里的华南之巅风中凌乱,在大明湖畔的荷花里笑意盎然……只是,那些见过的没见过的风景再美,都不及翻山越岭回家的那段路让人怀念。尽管那段路遥远且崎岖,但我知道,在路的尽头,有简单但热腾的饭菜,有惦念的家人,还有许许多多往事。所以,那蜿蜒的盘山路,那一级一级的石阶,石阶旁盛开的野花,风雪里被压成拱桥横在路中央的翠竹,甚至是山下的农家和梯田,都是最美的风景线。

  细细想来,自从毕业后就没走过那条拐了不止十八弯的山路,没通车的那几年,都没有回老家过年,就像老妈说的,我愣是等到老家通车了才回去,而现在回去,都是直接坐车到家门口,再不会花一两个小时走那条山路了。

  回一次老家,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,这一路,确实不是一般的麻烦。先从省城到县城,然后从县城到镇上,再到临近的村镇,穿过农田和人家,走在那条蜿蜒的山间小道上,爬过一个又一个石阶,下一个坡,最后总算是到家啦。这一路辗转下来,一天就这么耗费完了。还记得婶婶第一次去我们家,下车走了好一段路后她问我,还有多远才到呀?那时候的我仰着头,指着远处朦胧的山头轻描淡写地说,看到那个山坡没,下了坡不多远就到了。据后来婶婶说,那会她差点被吓晕……

这段路,是记忆中最难走的一段路之一,曲折蜿蜒,一级一级的台阶,长度至少二公里,上小学那会走着很轻松,后来就非常吃力啦,每次都要边走边休息,好久才能走完。

春暖花开的时候,万物复苏,山下的农家开始忙碌起来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田地里荡漾着新绿。山里各种各样知名不知名的花朵也都竞相绽放,山间的竹笋破土而出,越长越高,脱皮,渐渐枝繁叶茂。结伴归家的孩子们,一路打打闹闹嘻嘻笑笑回家,偶尔在山里摘些能吃的艳山红或者茶耳,好不欢喜。

 

盛夏时节,总会遇见猝不及防的暴雨,没带伞的孩子们光着脚丫顶着书包在风雨里狂奔,雨停后便相互取笑对方是落汤鸡。当然,也总会不期然在路上捡到几个螃蟹,或者在半路遇见匆匆忙忙送伞来的家长,但在那时候,伞大多成了累赘,似乎,在那时候,就应当在雨里奔跑。

  硕果累累的金秋,应该是孩子们最喜欢的季节。春天里种下的蔬果大都成熟,山间的野果也熟了。这时候,到家的时间总会晚些,饿的时候,偶尔在不知谁家田地里偷偷挖几个红薯,折几根高粱,摘几个桔子,或者在山里摘些自己认为能吃的野果,肚子填饱了,自然不那么急着回家了。

 银装素裹的冬天,是记忆里最美丽的季节,虽然冰天雪地里经常会停电,甚至连水管都被冰冻,但是厚厚的雪,漫山遍野茫茫的白色,垂在屋檐下似瀑布的冰柱,被风雪压成拱桥横在路中间的翠竹,以及不得已的烛光晚餐,总是那么美好的景致。打雪仗,堆雪人,用竹子制成最简单的滑雪杆,甚至是吃路边的冰雪,似乎都是好久好久之前的记忆了。而离开家后,再没有见到过那么美丽的冬天。

还未种上水稻的梯田。




种在路边的菜。

  几乎是吃着妈妈种的菜长大的,那时候,我负责煮饭,自己去菜园里摘菜回来,想吃什么摘什么,不喜欢的菜从来不动,以至于那些菜妈妈不得不送给乡邻们。

  细细想来,自从毕业后就没走过那条拐了不止十八弯的山路,没通车的那几年,都没有回老家过年,就像老妈说的,我愣是等到老家通车了才回去,而现在回去,都是直接坐车到家门口,再不会花一两个小时走那条山路了。

  回一次老家,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,这一路,确实不是一般的麻烦。先从省城到县城,然后从县城到镇上,再到临近的村镇,穿过农田和人家,走在那条蜿蜒的山间小道上,爬过一个又一个石阶,下一个坡,最后总算......

  在上图的视角看俯瞰下山的路。

  这条盘山公路,修起来真是挺不容易的,绝对不止十八弯。

山脚下的人家。

  记忆中,家里的米饭和菜都是自家种的,因为在山上,水稻只种一季,国庆前后收稻谷的时候最累,因为在老家,收割稻谷还是很原始的方法。若是国庆时遇到收到稻子,就有得忙啦,割稻子,替稻子,到饭点就回家做饭,吃完收拾好后继续下田,一天下来,手掌就会起茧。


  以下是闺蜜在收割时回老家拍的照片。

  稻谷一把一把割好隔开放在田里,一个人或者两个人站在两旁一下一下拍打,直到把稻谷全打下来。

  之后把打完的稻苗扎成堆。

夏天的时候,田园里一片绿意盎然。

 秋冬之后,就萧条啦。


  回家的路,漫长。

  14年春节,回去的车票那叫一个难买,刷了N久,好不容易刷到邵阳的票,普通火车,21个小时。

  然后在邵阳坐大巴去县城,一个小时左右,一般到县城就天黑啦,还好那时候婶婶一家都在县城,停留一晚,顺便去了高中同学家。

  之后,再和婶婶一家租车回老家,四个小时左右,这还是租车,若不租车的话,得先坐车到镇上,再坐车到隔壁村,再搭个摩托车回去,因为村里人少,是没有公交车大巴之类上山的,那不止十八弯的山路,一般人是不敢开上去的,马路修好后,几乎都是靠摩托车出行。

邵阳火车站

  据说这里很多慢车都取消了,新修了高铁北站,但是离邵阳离市区好遥远。


  我能说,老妈在家里养了一群奇葩的物种么。

  小白除了吃饭的时候之外没有一点存在感,听话的不像样子,不让它进的房间怎么都不会进,说拴着就安静地坐在自己的窝门口等着你拴上链子,吃饭的时候被大家弄的团团转,看到有人在吃东西会蹲在面前抬起前肢作揖,含情脉脉看着你,要不然就将脑袋搭在你膝盖上看着你吃,直到你不好意思分它一点,而更奇葩的是,给什么它都吃,骨头、肉、辣椒、白菜、姜、蒜、饼干……只又你不给它吃的,没有它不敢吃的;


  大公鸡特别爱刷存在感,经常和小白抢东西,若是你用背对着它就会趁你不注意啄你一口然后追着你跑好远,有次还把老妹堵在厕所门口,但若是你看着它就特别乖,不过在除夕那天被老妈抹脖子了;


  老母鸡则喜欢占着小白的窝,在它的家里下蛋,小白也不计较,像保镖一样蹲在门口等母鸡出来;


  大灰鸭们则总学丑小鸭,没事就扑腾着翅膀想飞……


  那年春节,除了刚开始回去那天下点小雨雾蒙蒙外,隔天就开始天晴了,一直到离家之后就下起了大雪。。。

  阳光灿烂的日子,出门逛逛

  和叔叔还有老妹老弟们在村子里转了转。

  马路还只修到村子中心,通往另一个村子的马路还没有倒水泥。

  村里曾经当学校的房子,只有两间房,曾经开过2年学,老妹幼儿园和一年级都是在这上的。

  还记得那时候,只有一个老师,据说那个老师还是因为家里关系没打好,要下乡教学2年,然后派到我们村里,村子里和我同年的人很多,和妹妹同年的也不少,于是组成了一个班级(好吧,我是例外,村里和我同年的几乎都和妹妹一起上学,而我读幼儿园因为太远,人又小,学校的老师不要我,然后家里人就送我去了姑姑家的学校读一年级,那时候也只有一个班,二三十个同学吧,老师对我特别好,现在还惦记着给我介绍对象呢,o(╯□╰)o),六人连着的课桌,一个教室里几张桌子就搞定了,另外一个教室一张课桌,六个人,4个二年级,2个四年级,还是隔壁村的,老师就只有一个,主要教语文数学,其他一概略过,话说那个老师水平确实也不咋地啊,那时候我上三年级,放假的时候去学校玩,二年级的题目有些她还问我。。。貌似我还给他们上过课。。。。


  因为离家远,所以老师就住在村里,两间教室中间有一间很小的房,房间里估计之只能放下床和桌子,老师做饭都是在教室里,另外一间只有一张桌子的教室,放着柴火,打了土灶,同学们边读书边看着老师生火做饭。。。。。


  不过后来,学校还是因为没有老师又没有学生关了,于是读四年级的我又多了一个任务,带着读二年级的妹妹走十几里山路上学。。。。


 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上学真心不容易,老师和学生都很不容易。

还保留的木房子。

  年后的某天,吃饭时被父亲说的话气到

  一个人跑到这里,躲在田埂上痛哭……

  后来还是叔叔和老妹来找我发现了我

  唉,这也是我以前不愿意回老家的原因

  父亲说话总是不好听

  而我又比较敏感

  所以啊,次次都以悲剧收场。

  年夜饭前拜菩萨用的菜。

  砧板肉

  过年晚上都会吃的肉

  每次肉煮好了,老妈都会在厨房喊,XXX来吃肉啦

  然后用手撕了喂给我们吃


  小时候喜欢过年,也就是这时候,不用呆厨房呀,O(∩_∩)O哈哈~


  婶婶家的火箱

  冬天在家必备,下面放上一个火盆,加上炭火

  不过现在用炭火比较少,一般都是用电火箱

  中间有横栏隔开,放上小被子,坐里面,那叫一个舒服

  火箱上的桌子则是我们上学时候的利器,当书桌用的

  坐在这里面写作业,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冷了

  

  记忆中,看过的最美的雪,是在那条翻山越岭的羊肠小道上,是在那个“一重山,两重山”山脚下沉寂的小村庄里。尽管,在那里,藏着许许多多不想再忆起的陈年往事。


  那时候,几乎每个冬天都会下雪、结冰,目所能及之处,尽是披上了银装。山里的草木皆被白雪覆盖,有些枝桠被积雪折断,翠竹不是被压弯成拱桥就是从中间裂开。路上是厚厚的冰雪,稍不留神就可能摔个四脚朝天。青灰色屋瓦上的积雪最漂亮,洁白明净没有半点杂质。最叹为观止的,便是结冰厉害的时候,屋檐垂下的冰柱像是瀑布一般,在阳光的照射下煞是耀眼。


  求知楼
  在这里呆了两年,高一和高二
  记得高一和高二分别在4楼和5楼
  高二的时候还特意去楼下扛了高一的凳子上来,O(∩_∩)O哈哈~

  那一年,就是在这里

  就是这样的一场考试

  遇见

  然后,成为这一生的劫

  多年后再来到这里

  想不起当年的心情

  也想不起这些年的等待


  闻达楼和探索楼之间的松坡亭

  这和蔡锷有关

  第一次来这里,记得是初二那年

  来县城参加英语竞赛

  之后带队老师带我们来到一中

  下了雨

  我们在这个亭子里躲雨,老师去找人了

  那时候,还记得几乎年年第一名的学霸学长

  把我批评了一顿,说让他们担心了

  想起来,那时候他真的学校里的风云人物

  后来读高中还是我学长

  在学校遇见过几次

  他应该是我学生时代最佩服的人之一

  只可惜那时候没敢多和他接触呀,O(∩_∩)O哈哈~

  那年高考他与清华失之交臂

  后来留学米国

  后来他找了媳妇,竟然是我的高中同学

  世界真的很小有木有

  

  蔡锷的雕像

  我上学那会还没修好呢

  现在回去能看到了

  据说的校友会的人捐赠的




  • 作者: 天涯.素影瞅芯
  • 2016-12-11
  • 841/0
  • 寨上
返回顶部